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
第一零九六章 新局

  “不行!”赵王寸步不让,疾言厉色道:“皇上被王贤那厮气的中风,眼下才刚刚醒来,你又要进去惹皇上火,你要逼死皇上吗?!”

  “都住嘴!”双方正在针尖对麦芒,王贵妃从宫中出来,横眉冷目斥责道:“你们心里还有没有皇上?吵吵闹闹是何存心?!”

  “哎……”杨士奇叹了口气,抬头看看阴沉的天色道:“要变天了。”说完这没头没脑一句,便转身离去了。

  “幼孜兄,士奇兄的意思是,从今天开始,咱们得为将来打算了……”杨荣低声说一句,也跟着杨士奇离去了。

  “难道我们以前,不为将来打算吗?”金幼孜摇摇头,赶紧跟了上去。却见二杨前进的方向不是回内阁,“我们去哪?”

  太医院和内阁都是专门为皇帝服务的机构,也设在西苑之中。三位大学士步行到了太医院中,正遇上赵王从金院判的值房出来。

  “三位学士好巧啊。”赵王看着三人,笑道:“晚上本王在******设宴,请三位大学士务必拨冗光临。”

  “臣等公务繁忙,只能心领王爷的好意。”杨士奇淡淡说道:“再说王爷,皇上如今还病着,大张筵席不合适吧。”

  “怎么不合适?父皇逢凶化吉,我这个做儿子的正要好好庆祝一番。”赵王笑道:“大杨学士不来就算了,小杨学士和金学士可一定要来。”

  金幼孜落在后头,有些不可思议的想道:‘怎么转眼之间,敌人就从王贤变成了赵王,这变化也太快了吧!’

  “你骗谁呢?”金幼孜冷声道:“我三人和赵王前后脚进来,相差不过盏茶功夫,你要是没告诉他答案,他岂能轻易放过你?肯定还在这里软磨硬泡!”

  “金院判,”一直默不作声的杨士奇这才开口道:“现在情况你也清楚,太子和太孙殿下都不在京中,山东各地又乱成一片。稍有不慎就会被乱臣贼子抓住机会祸乱社稷!到时候天下大乱,黎民倒悬,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无能为力则罢,可要是明明可以为保全社稷出一把力,却因为这样那样的顾虑不肯出力,真到了追悔莫及的那一天,纵使以死谢罪,又有何颜面去见太祖皇帝?”

  金院判是朱元璋时期的太医,深知太祖皇帝平定天下、重塑社稷之不易,杨士奇这样一说,他果然深受触动,神情纠结起来。

  “这样吧,”杨士奇变通道:“我来提问,你不用回答,只需要摇头点头,就不算是违反原则了吧?”

  金院判眼里含泪,终于忍不住嘶声说道:“最多半年,还得是老天保佑,不然皇上随时都可能……”说到这儿,他已经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了。

  杨士奇三人却暗暗松了口气,他们最担心皇帝会撑不过十天半个月,那样连给他们布局反制的机会都没有!

  “一样的问题。”金院判用袖子擦擦泪,低声道:“我告诉他皇上的病还有好转的可能,但他压根不信,拿了我的医案去问别人了……”

  “你要尽全力医治皇上,最起码要让皇上把这半年撑过去!百家乐”杨士奇定定看着金院判,一字一句的嘱咐道:“让皇上撑过半年,你就是大明的功臣!将来我送你一个伯爵!”

  “不用杨学士吩咐,老臣也会用尽全力延长皇上的圣寿的……”金院判点点头,向杨士奇三人抱拳道:“我会随时向学士禀报皇上的病情,也请三位学士全力保全社稷吧!”

  赵王府,朱高燧回府之后,第一件事便是沐浴,洗去身上沾染的淡淡药味,然后换一身崭新的袍服,www.sq988.com出来和韦无缺相见。

  比起在山东时,韦无缺又消瘦了不少,昔日洋溢在眉宇间的自信也不知去了哪里。他手中拿着那份医案,坐在那里默然不语。

  “从这份医案看,皇帝的脑卒中是不可能好转了。”韦无缺缓缓说道:“无非就是能苟延残喘多久罢了……”

  “多久?”赵王一点都不怀疑韦无缺的判断。韦无缺是罕见的杂家,奇门遁甲、医卜星象,单拿出哪一项来,都是一流水准。

  “嗯……”赵王感到有些气闷,挥手让小太监退后,然后站起身来,走到韦无缺的面前,伸出修长的食指,勾起韦无缺尖削的下巴,痛惜的凝视着他,柔声道:“无缺,这不像你。”

  “从前的你,是多么的自信,整个人就像能光。”赵王倒也不以为意,轻声道:“可看看你现在,遇到点打击,整个人都蔫了。”

  “一定会的!”赵王加重语气道:“这次不同以往!”顿一顿,他沉声道:“父皇一病不起,时日无多。太子太孙都不在京里,百度一下,你就知道我二哥也已身亡。这是老天赐予我们的绝佳机会!天予弗取,反受其咎啊无缺!”

  “嗯。”韦无缺又点了点头,黯然道:“你说我没用也好,丧门也罢,总之只要有王贤在,我就没什么信心……”

  “他已经插翅难飞!东厂的人马森严戒备,他翻不起任何风浪来了!”赵王沉声道:“你要是还不放心,我便取他的性命,如何?”

  “换做以往,他自然不会答应。”赵王笑了起来,脸上洋溢的自信和锋芒,却是前所未见的。“但今时非同以往,老太监也得为自己做打算……”


TAG: